第1章 凑合一起过

医院里,充满浓烈消毒水味道的走廊中,唐妙雨一手捂住鼻子,一手提着保温盒,快速的朝周绍辉的病房走去。

周绍辉是她的男朋友,由于胃病住院,唐妙雨煲了汤来看望他。

一到病房门口,唐妙雨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娇喘声。

绍辉的病房里怎么会有女人的声音?唐妙雨十分不解,但随即心里就慢慢开始颤抖,一种不祥的预感钻破她的心底,使她的每根神经末梢都开始生疼。

他抬起颤抖的手,一点点推开了门……

“吱呀”一声开门的声音,让里面正抱起一起卿卿我我的一对男女同时顿住,齐齐向门口看了过来。

一瞬间,三个人同时愣住。

唐妙雨眸子里的难以置信一点点转换成了愤怒和耻辱......

眼前的一对有情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男朋友周绍辉和妹妹唐妙雪。

一瞬间,唐妙雨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被抽离了,想拔腿走人都没了力气,双脚像被钉在了原地一样,动弹不得。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因为震惊错愕,唐妙雨已经不能完整说出一句话来。

手里的保温盒滑落,咕噜噜滚下去,里面的鸡汤洒了出来。

周绍辉胃病住院,她在家煲了五个小时的汤给他送来,他却让她免费看大片?

比起她的震惊,周绍辉和唐妙雪却淡定多了,相互看了一眼,双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若无其事地整理起凌乱的衣服。周绍辉抬手揽住了唐妙雪,挑眉冲唐妙雨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妙雨,既然你看到了,我和妙雪也不想瞒着你了,我爱的是妙雪,我们分手吧!”

“周绍辉,你疯了吗?”唐妙雨瞬间炸了毛,怒目瞪向面前这个毫无羞愧之色的男人,“你知不知道,妙雪是我妹妹!你怎么可以这样欺骗我们姐妹俩?”

唐妙雪不屑地“嗤”了一声,“得了吧,我的好姐姐,绍辉才没骗我,我和绍辉是真爱!”

说着,深情地和周绍辉对望了一眼,周绍辉更是直接拿起她的手吻了一下。

“住嘴!”受到刺激的唐妙雨抬手指向唐妙雪,澄澈的眸子里已然被赤红充斥满满,“妙雪,你有你自己的未婚夫秦正南!就算你不怕丢我们唐家的人,也该顾忌一下秦家的颜面吧?”

“哈哈!”唐妙雪像是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仰头嚣张地大笑一声,鄙夷地勾了勾唇,“你以为我真会嫁给一个又残又瞎的男人?”

传闻秦家长子秦正南,虽然仪表堂堂,但眼瞎身残……试问谁愿意嫁给这样一个男人?

唐妙雨轻轻“呵”了一声,“那是秦爷爷为你定下来的,你当初不是很期待嫁过去吗?就因为秦正南成了残疾人你又不嫁了? 真卑鄙!”

唐妙雪不屑地冷哼一声,“你知道吗?当初爷爷看上的是我你唐妙雨,婚约上写着的也是唐妙雨,我当年看秦正南长得帅,就把雨改成了雪,没想到后来他残了......”

闻言,唐妙雨蓦地瞪大了眼睛,“妙雪,为了和这个渣男在一起,这种谎话你也编得出来?”

“不相信你回家问爸妈去!”唐妙雪丝毫不畏惧,“本来我想为自己做的措施承担后果就这样将错就错嫁给那个瞎子的,但是遇到绍辉之后......我发现我爱的人是他!”

说着,双手攀住了周绍辉的胳膊,亲昵地依偎了上去。

“你......”唐妙雨粉拳紧攥,被眼前的唐妙雪气得面色胀红。

虽然她们姐妹俩没有血缘关系,但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平时这个妹妹跋扈骄纵一点她做姐姐的让着也就罢了,没想到竟然能做出这种鸡鸣狗盗的事来!

二十年的姐妹亲情,真的抵不过一个男人吗?

“恬不知耻!”唐妙雨双眼虽然早已被气得赤红,却生生忍住了眼泪,从牙缝里骂了一句唐妙雪后,伸出食手指向周绍辉,“你这个渣男,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

唐妙雨跑出去刚跑几步,前方拐角处突然出现一个轮椅。

“唐小姐,请留步。”一道低醇好听的声音传来,轮椅上的男人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唐妙雨顿住脚步,垂眸看去。

轮椅上的男人穿了一身白色礼服,棱角分明的俊脸上五官如刀刻般深邃俊美。

只是,那双深邃的眸子里很是暗淡,明显是一副失明的模样。

“秦,秦大哥?”唐妙雨错愕地唤了一声。

这个气场强大却坐在轮椅里的失明男人,正是妹妹的未婚夫,本城第一豪门秦家长孙,秦正南。

秦正南控制轮椅向前一步,冲唐妙雨挑眉一笑,“有没有兴趣,我请你结个婚?”

呃?

唐妙雨愣住,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秦正南怕是也知道周绍辉和唐妙雪的奸情了!

感觉到了她的犹豫,男人薄唇轻启,“既然我们都遭遇背叛,不如惺惺相惜,凑合一下,结个婚一起过!”

尽管眼睛看不见,男人脸上的笑生动明媚,没有一丝被劈腿的懊恼,反倒很乐见其成一样,“怎么,你也不愿意嫁给我这个又瞎又残的废物?”

“不不不!”唐妙雨连忙摇头,“太突然了……”

秦正南抬手,准确地拉住了她的手,稍稍一用力,将唐妙雨直接拉进了自己怀里,让她坐在了自己腿上,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嫁给我!有了秦太太的名分,就有了呼风唤雨的权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虐他人就怎么虐!”

男人身上那种清冽好闻的气息瞬间席卷而来,唐妙雨浑身过电般狠狠颤栗了一下,本能地想要推开秦正南,却被他按住肩膀更牢固地禁锢在了怀里。

薄唇邪邪一勾,男人凑上去在她耳边低声道,“放心!我们只是契约婚姻,我腰部以下残疾,没有能力跟你有夫妻之实!”

“我!”唐妙雨用力挣脱开他,“你让我考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