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死在折磨里

再醒过来,沈心悠已在医院。

清晨的阳光有些晃眼,这让沈心悠以为自己做了一场噩梦,可是后脑和小腹的疼痛都提醒着她,那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

“太太,你醒了。”张妈连忙上前询问。

“张妈,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还在吗。”沈心悠一把抓住张妈的手,神情有些迫切。

“哎……”张妈眼神闪了闪,叹了口气,有些不忍,“太太,你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沈心悠一怔,心脏的抽痛让她忍不住倒抽了口气:“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江北寒,是不是他让人把我的孩子拿掉的,你说实话!”

“这……没有没有。”张妈摆了摆手,好似心痛的别过了头。

哒哒——伴随着脚步声停止,江北寒出现在门口,冷眼看着她,“你到挺自觉,自己来医院了?”

“江北寒,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也是你的孩子啊!”沈心悠看着他,声泪俱下的开口,他可以不爱自己,但是为什么连孩子都不放过。

“孩子,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配拥有我的孩子吗?”江北寒的声音冷漠无情。

沈心悠彻底怔住,这一刻,她似乎连身体的痛都感受不了,只听见……自己的心一点点碎裂。

曾经无数次的问自己,什么时候才会死心,什么时候才会放弃。

而现在这个感觉,该是心死了吧!

或许她的坚持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曾有过窃喜,他眼里终于有她,即使是恨……

可是留在他身边的这三年,换来的也不过是无休无止的折磨而已……

有些感情,真的到终点了。

她闭了闭眼,神色苍凉地开口:“我从来都不知道,你恨我恨到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要残害,江北寒,我们结束吧。”

“结束?沈心悠,你以为说结束就能结束?我对你的折磨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这就怕了?!”江北寒的话语,如同寒冰,毫无感情。

沈心悠脸色苍白:“是,我怕了,我怕我早晚会彻底恨上你。”

“恨?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爱我?那你可真够贱的。”

江北寒的话再次刺痛了沈心悠,心针扎一样的疼。

看着他脸上憎恶的表情,她慢慢捏紧拳头……

沈心悠,你该醒醒了,你眼前的这男人不爱你,永远都不会爱你。

沈心悠深吸口气,试图掩去眼中的伤痛,昂起头:“江北寒,我就是贱,但你也别忘了,我这么贱的女人,你也睡了三年。照这样看来,江先生也好不到哪里去。”

江北寒暴怒,额头青筋暴跳:“你以为我愿意碰你吗,如果不是你逼走洛雪,我和她会有一个很幸福的家!还会有一双可爱的儿女!”

听着他描绘自己应该有的幸福生活,沈心悠的身体微微颤抖,儿女,她本该也有儿女!可……她看着自己的小腹,苦涩的面容怎么都无法掩盖。

“江北寒,我最后重申一次,洛雪的离开跟我没关系,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离开,更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这一次,沈心悠没有大吼,她只是张了张嘴,用嘶哑的声音表明。

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她硬生生背了三年,结局就是连自己的孩子都赔给他了。

她沈心悠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爱的容忍,也有到终结的一刻!

“别狡辩了,沈心悠,你的装腔作势只会让人作呕,甚至还敢算计我怀孕,下贱!”看着她苍白的面容,江北寒的心漏跳了半拍,但开口却依旧那样绝情冷漠。

敲门声响起,沈心悠听见江北寒的助理进来说道:“总裁,洛雪小姐说想来看看沈小姐,拦不住,她已经在病房门口了。”

脑海里闪过无数可能和怀疑,当她目光触及到闪躲的张妈以及冷漠的江北寒时,伤痛的眼眸里慢慢涌上憎恨:“江北寒,难怪你要这么着急的打掉我孩子,原来都是因为她……”

江北寒看着沈心悠眸子里的恨意,心似乎微微抽疼,但他并没放在心上。

房门被再次推开,看着走进的纤细身影,沈心悠的眼角慢慢泛酸,她昂着头一字一顿地说道:“江北寒……总有一天,你一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