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死在折磨里

夜凉如水,万籁俱寂

“嘭”房门被踢开……

江北寒猛地把沈心悠从躺椅上揪起来,还不等她站稳,又狠狠一巴掌将她扇倒在地。

沈心悠坐在地上,一脸发征,脸颊传来的痛楚提醒着她这不是梦:“江北寒,你发什么疯?”

“我发疯?你看看你做的好事?不知检点的女人!”江北寒把报刊狠狠摔到她眼前,揪住她的头发让她看清楚报纸上的内容----沈氏总裁夫人疑似出轨。

“青尧哥回国,我请他吃顿饭而已,怎么就错了。再说了江北寒,你心里只爱着你的洛雪,我是什么样的人重要吗,估计在你心里,只有她是纯白无暇的吧!”沈心悠红着眼,出声反驳。

有句话说,伤敌八百,自损一千,每一次和他争执,心更痛的都是自己,但骄傲如她,总是不愿意落败。

江北寒,你深情地爱着洛雪这么多年,那我何尝不是数年如一日的爱着你。

你的爱让人景仰,我的爱就只能被你践踏吗!

江北寒,你是不是没有心,还是只是面对着我的时候没有心,沈心悠凝望着男人英俊的容颜,心底一阵悲戚。

“你有什么资格提她,是你逼走她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把她弄丢。”江北寒低吼着,他最爱的人,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就是被这个狠心的女人逼得远走他乡,杳无音信。

想到这里,他将她扑 倒,像过往无数次一样的惩罚。

她不是喜欢自己吗!她不是觉得除了她没人配得上他吗?

那他就让他尝尝,待在他身边的生活,到底有多幸福!

他自认不爱她,却最懂得,怎么才能狠狠的伤害她……

“不可以,你别碰我。“沈心悠剧烈的挣扎着,可江北寒的力量实在太大,她根本挣脱不开。

沈心悠眼神扫过肚子,无奈之下,她不得不开口:“我来例假了。”

江北寒抬头怒视着她,随即冷笑道“那就我们就换种方式玩玩。”沈心悠知道,新一轮的折磨又来了。

他拖拽着沈心悠,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扔进浴缸,打开水龙头。

砰!

沈心悠的头砸到浴缸边缘,血水混合着冷水流进浴缸里。

“啊……”沈心悠忍不住痛呼出声。

看着她狼狈的样子,江北寒冷漠的开口,“痛吗?痛的话就求我啊,跟我认错,说不定我就原谅你了。”

“我做错什么了,凭什么要求你原谅。”沈心悠看着他,眼神倔强。

江北寒被彻底激怒,狠狠地将她按进水里,又将她提起,最后揪着沈心悠的头发凑到她耳边狠狠的警告道:“不肯求饶是吗,觉得自己没错是吗,那你就再冷静冷静,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今天的游戏就什么时候结束。”江北寒抓着她的头,又一次的按进水里。

“不……不要……”沈心悠胡乱挥舞的手抓到了江北寒的手臂,连忙抬起湿漉漉的脸,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我怀孕了,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江北寒顿了一下,突然掐住她的脖子低吼,“你玩我?每次不是都吃药了吗,怎么会怀孕。”

“我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有什么错?”沈心悠看着他,眼底满是痛楚跟哀意,她不懂,他到底还要恨自己多久。

江北寒抬手狠狠地删了她一巴掌,面色冷冽:“你这种恶毒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给我生孩子,你配吗?!”

沈心悠脸被打向一侧,闻言,猛地抬起头看着江北寒,随即,她自嘲的一笑,笑他的残忍,笑自己的愚蠢。

她忍住晕眩,看着江北寒一字一顿的开口,“我是你的妻子,我不配谁配!而且孩子是我的,我想要,谁又能拦的了!”

话落,泪水却像断线的珍珠一样落下来,心,还是没有想象中坚强。

“我警告你沈心悠,你什么身份你心里清楚,赶紧去把孩子打了,别让我亲自动手。”江北寒松开她的脖子,嫌恶的擦了擦手,转头离去。

沈心悠倚靠着浴缸眼神空洞,这一刻,竟然觉得要是能这样死去也好,如果死在江北寒手里,不知道他会不会愧疚,会不会痛苦。

头昏昏沉沉的,沈心悠觉得小腹开始坠痛起来,低头看去,殷红的血丝慢慢从腿间显现。

沈心悠一惊,孩子,孩子不能出事!

她连忙从浴缸里爬出,一步一步往房间挪去,点点滴滴的血痕留在了地板上。

头越来越重,眼前的事物开始慢慢模糊不清,沈心悠赶紧颤颤巍巍的想拿起电话拨打120,倒下的前一秒,她隐约听见管家张妈的惊呼“太太!”

“孩子,救救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