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珈谪仙记

云梦泽,横亘亿万里,波涛浩瀚,自古便是荆楚珞珈界最负盛名的水域。

眼下正是晌午时分,无边无涯的云梦泽闪烁着蓝天白云的光彩,湛蓝而清亮,一片晴空之下,令人难以注意到水面那一叶扁舟。渺小如沧海一粟,似乎只需大泽微微一叹,就足以卷起令其破碎的浪涌。褐色的小舟在波涛中摇摆前行,在提心吊胆之余,却透出某种难以言喻的律动,浪花翻滚,偏偏小舟每次都能准确地出现在浪尖,如同浪花默契地此起彼伏,排队恭迎扁舟的巡礼。

再细看去,那舟中却有一男一女。男的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一身白衣,素净非常,头发及肩,正随风飘动。而站在船头的蓝衣女子却是风姿绰约,长发飘飘如春风中万千细柳,刹那间连单调的湖水也有了生机。只可惜那女子面容朦朦胧胧,有一层淡淡的蓝色光华弥漫,掩盖住她的模样。

坐在小舟中间的苏谪已经习惯了仙子冷冷淡淡的行为,一个月来,苏谪就被她带着不知横穿多少里水路,虽然苏谪忍不住问这问那加死缠烂打,也只是知道自己要去一个很遥远的地方,远到不可想象。可是苏谪已经疑惑了很久,他根本想不起来自己从前的日子,明明知道自己是谁,明明身怀修为,可是他记不起父母或是师父,或是前时种种。他只是一朵凭空而生的浪花,托身在云梦泽的怀中,连自己前世今生都忘记。

“笛仙姐姐,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啊,今天可以吗?”苏谪开始每天的例行“纠缠”。

被苏谪称作笛仙的蓝衣女子根本连头也没回,不冷不热道:“不行。”

“笛仙姐姐,你的笛子藏在哪里,我怎么找不到?”苏谪盯着笛仙子的背影左看右看,看得自己都莫名地面红耳赤,不过还是好学地发问。

笛仙子这次压根没搭理苏谪。

一如既往地失败,苏谪本来正要一鼓作气继续,前方水面骤然巨浪滔滔,足足十丈高的湖水腾然而起,霎那间天地变色,猎猎狂风直奔扁舟吹来,裹着潮湿的水气,一瞬间就到了船头!

“姐姐救我!”苏谪大喜过望,一个飞身扑上船头,伸手就抱向笛仙子的纤纤细腰。由于实在驾轻就熟,苏谪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甚至他都在幻想这次是否就能成功?

不过上天显然没有眷顾苏谪,还未近身,笛仙子身上蓝色光华大盛,隐约间凤鸣缭绕直冲云霄。别说苏谪,就是面前十丈高的巨浪也被蓝色光芒强行劈开,宛若一柄蓝色刀锋切入,苏谪只见身旁水波汹涌飞速掠过,乘长风破万里浪,刚才被弹回的懊恼也被瞬间的激动冲散。

“笛仙姐姐,你真是太厉害了!”苏谪由衷赞叹。

水波散去,笛仙子清冷的声音在水面上惊起阵阵涟漪,传向四面八方:“何方妖兽,现身一见。”

回答两人的是又一道巨浪。

笛仙子衣带飞舞,玉手一挥,一道凌厉的蓝色光芒激射而出,伴着一声沉闷的声响没入前方水中,微微侧耳,几息后笛仙子微微冷笑,玉手一招,掌中一道蓝色火焰凭空而生,凝成小小的凤凰模样。那蓝色火焰凤凰仰天长鸣,振翅飞起数丈,随即俯冲入水,火焰凝聚的凤身丝毫不惧湖水,甚至连温度也没有溢出一丝,直没深处,苏谪很快便感觉到水下剧烈翻滚,接着就有血色涌出水面。

即便苏谪已经看过不少次,仍然深感震撼,他默默地想起自己微不足道的修为,只叹笛仙子真是谪仙人啊!

不,只怕真正的仙子也不过如此。

笛仙子回头看了看苏谪,见他没事,扁舟骤然加速,分开湖水,苏谪只见身后一道白色浪痕飞速向两边掠去,前方仍然一片茫茫。

午饭时间,苏谪眼巴巴地望着笛仙子,直到笛仙子似乎也听见苏谪腹中呻吟。难以察觉地轻叹一声,笛仙子凌空摄来两条鱼,那是云梦泽的特产鲫鱼,被无形的力道悬空束缚在笛仙子玉掌上方。然后苏谪就看见笛仙子掌心蓝色火焰燃起,幽蓝的火焰,带着天空的颜色,映在苏谪眼中,很快烤鱼的香气也丝丝缕缕钻入苏谪鼻子。

“吃。”笛仙子言简意赅,不给苏谪乘机得寸进尺的机会。

有人说秀色可餐,不过美味当前,苏谪当然毫不犹豫地选择吃。接过烤鱼,苏谪狼吞虎咽,差点把舌头都吞入腹中,幸好烤鱼温度适中,否则……

心满意足地打个饱嗝,苏谪笑眯眯道:“笛仙姐姐,你的手艺真好!”

笛仙子没有转头,只是稍稍颔首。

苏谪继续老问题:“笛仙姐姐,你不用吃饭吗?”

苏谪原以为笛仙子仍然不会搭理他,不过这次笛仙子却缓缓转过身来,在苏谪对面坐下。苏谪看着眼前有些朦胧的笛仙姐姐,一向嬉笑的他反而又红起了脸

笛仙子似乎早有所料,道:“我可以回答你三个问题,只限今天。”

苏谪一惊,顿时有些莫名地心慌,急忙问道:“为什么?”

笛仙子道:“这算第一问吗?”

苏谪连忙摆手:“啊,不是不是。”

“好,你问吧。”笛仙子看着苏谪,即使看不清她的表情,苏谪也感觉到笛仙子似乎在伤心。苏谪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苏谪害怕笛仙子心情不好会反悔,于是他赶紧压下心中的不安,思绪飞转,终于想好三个问题。

“笛仙姐姐,你为什么要带我走这么远,我们要去哪里?”

笛仙子淡淡道:“受你师父所托,带你去天一门。”

“笛仙姐姐,我为什么想不起来之前的事情,是我失忆了吗?”

笛仙子摇摇头,轻声道:“那是有人希望你不要想起。”

“为什么……”苏谪低声道。

笛仙子沉默片刻,也低声道:“那样……不是更好。”

苏谪急忙道:“我,我刚才不是在问姐姐你,我只是自言自语,不算第三个问题啊!”

笛仙子莞尔道:“最后一个问题,你可要想好。”

苏谪深深吸气,带着些许忐忑,小心翼翼地问道:“笛仙姐姐,你的真名是什么?”

笛仙子宛若未闻,呆呆地注视苏谪,像是想起什么陈年旧事,良久才道:“这个问题好浪费啊。”

“不浪费,笛仙姐姐,你以后肯定要回天上去,我虽然记不起你的样子,但是我一定要记得你的名字!”苏谪坚定道。

“柳潇湘。”

只有三个字。

苏谪默念数遍,满心欢喜道:“好名字!”

笛仙子转头看向四周,天际那水天交接处依旧茫茫,隐约却透着某种气息,夹杂着泥土与百草的味道。她眺望片刻,喃喃道:“君向潇湘我向秦,莫不如是。”

苏谪听不清,又问了几个问题,笛仙子则是默默无言,扁舟如一叶穿云,飞速前行,很快苏谪也闻到空气中不同于单调的水气的气味,他忽然间有些明白了。

“笛仙姐姐,我们……快到了……是吗?”苏谪远未来得及接受。

笛仙子站起身来,语气平稳,仍然留给苏谪一个背影,说道:“好好修行,我不要你修为盖世,也不求你扬名立万,荆楚珞珈界浩土无边,够你畅游一生,你去吧!”

苏谪急道:“那我什么时候能再见你?”

“不见了。”笛仙子淡淡道。

苏谪不禁伤心,自语道:“笛仙姐姐修为那么高,我怎么也追不上的。”

笛仙子安慰道:“你与我相差不知多少年岁,何必为我伤神呢?这一世何其短暂,你只要开开心心,哪里不是好地方?我只要知道你过得很好,别无所求。”

苏谪失落莫名,道:“笛仙姐姐那么远,怎么能知道我过得好不好……”

笛仙子道:“我也在天底间,只要我想知道,总是可以知道的。”

苏谪呆呆地不说话,他盯着笛仙子的背影,眼神突然锐利起来,他朗声道:“我一定不会让笛仙姐姐太难知道我过得怎么样,我苏谪在此发誓,我一定要让我的名字传遍天涯海角,凡是有人的地方,都能听到我的故事!”

他又补充道:“这样笛仙姐姐就算没空,也一定能听说我!”

笛仙子一阵恍惚,轻笑道:“你这是何必啊。”

苏谪发完誓后畅快许多,哈哈笑道:“要是我也能成仙,我就去找你!”

笛仙子忍俊不禁道:“乱讲,哪有什么神仙。”

“有啊,姐姐就是!”

……

满世界的夜幕笼罩下来,苏谪站在岸边一片梧桐树中,遥遥看见笛仙子所乘的那一叶扁舟渐渐远去。伴随着阵阵清亮的笛声,九只蓝色的凤凰起舞纷纷,连天际的星光也被掩盖。

“虽知火凤舞,难解水龙吟。千山暮雪消残夜,念念何曾有余音。君当陌上待花开,妾只随花付水流,从来未有知音客,万世茫茫万世秋……”

阵阵余音袅袅盘旋,苏谪呆呆地望着蓝色凤舞淹没在夜色中,身后梧桐深处,是天一门巍峨的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