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疯狼

离开小区叶秋颓然的走在街上,即使是他在面对死亡时都没有恐惧过的意志,在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和信任的兄弟双双背叛时却显得那么脆弱。

回想着这么多年自己游走在死亡的边缘,换来的却是这样肮脏恶心的一幕,叶秋的内心就像是被刀绞一样。

“算了,这样一对狗男女不值得!先去看看姐怎么样了。”

两三下甩掉自己内心的痛楚,叶秋打算去看看自己的姐姐过得怎么样。

叶秋的这个姐姐叫林依兰,小时候叶秋父母失踪以后就是邻居林依兰父母收养的叶秋,而叶秋也就多了个姐姐。

林依兰家开了一家早餐店,叶秋读书,甚至参军用的钱完全是靠这家早餐店一把血一把汗挤出来的。

“也不知道店子换没换地方。”

自从成功的进入部队之后,叶秋就隔三差五的给早餐店这边汇过钱,希望自己的姐姐不要那么累。

这几年一直在可汗地区游荡,基本上算是断了联系了,但是也一直托付着自己以前的战友汇钱照顾着。

想着自己这么多年没回来了,一时之间叶秋有点胆怯了,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姐姐。

………

兴隆街上有一家早餐店,即使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了这家店的生意依旧十分的好,店里就只有一个女人在忙里忙活的招呼着客人。

“彪哥!就是这了!”

这时店门口突然出现了一大群人,看上去都像是社会上的不良青年,其中一人指着店面对着为首的人说到。

“砸!把那女的带走!”

被称为彪哥的男子,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随后就转身离开了。

店子里的客户早在这一群人黑压压的围上来时就走完了,毕竟这一群人来势汹汹的样子可不是好惹的。

随着话语一落其余的人二话不说操起手中的家伙就砸了起来。

“啊!你们干什么!你们是谁?啊!救命啊!”

店里的女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在店里打砸了起来,并且自己也被好几个男的围了起来。

街坊上其他邻居们看到一群混混竟然光天化日欺负一个瘦弱的少女,也想上来制止,奈何双拳难敌四手纷纷被打翻在地。

“走!等会条子来了!”

这时一个面包车停在了店门口,随后一群人直接把店里的少女拉走了,只剩下一片狼藉的店面再也没有了之前热闹的模样了。

………

“应该是这里吧?”

一群人走了没一会叶秋也来到了兴隆街街口,好几年没有回来过了,城市变化太大,叶秋找了好几圈这才找到这里。

走在街道上叶秋发现街道上的人都在两三成群的围在一起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什么。

“看到了没?太吓人了…”

“怎么没看到,我家那口子如果不是我拉住估计也和老王家那几个一样躺地上了……”

“啧~这群天杀的!也没人管管…”

“谁管谁啊!都说官匪一家,人家后头听说和警局的副局长有关系呢!…”

“真的假的啊!…”

“嘘~小声点,我家那口子说上次在德华酒店看到他们一起吃饭呢!…”

叶秋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这些人讨论的方向都是自己姐姐开店子的方向。

想到这里叶秋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就来到了已经狼藉一片的早餐店门口,房间里到处都是残渣碎片,而自己的姐姐则是没有了踪影。

“王叔!这是怎么了?“

这时叶秋也发现了隔壁王叔被人打伤了,于是连忙赶过去问道。

王叔此时正瘫坐在一张躺椅上,为了阻止小混混们,自己被好几根钢管打了好几下,索性没有伤到骨头。

看到叶秋突然进来询问,缓了两秒这才认出来叶秋,于是一把抓住叶秋的手臂把刚才店子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该死!”

听完王叔的话之后叶秋整个人都愤怒了起来,救姐心切的他再也不能淡定下来于是继续问道。

“王叔,那个叫彪子的在哪?!”

“秋啊!你别冲动…他们都报了警的!警察一会就来了!”

看着叶秋择欲要择人而噬般的表情,王叔连忙紧紧抓住他的手腕生怕他冲动。

“等警察来了就迟了!王叔,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这个彪子!我有分寸的!”

想着自己的姐姐现在在别人手里,叶秋没办法耐心等警察来处理,毕竟通过街坊邻居们的话语,这所谓的警察也不是那么靠得住的。

王叔自然也明白叶秋话语里的意思,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叶秋。

得到具体的位置以后叶秋连忙出门赶了过去。

“金煌酒吧!”

不一会叶秋就来到了一个酒吧的门口,听王叔说这里似乎是“黑豹帮”经常来的地方,而那个彪子就是这个帮派里的一个头目。

此时酒吧还没有正式营业,所以里面只有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聊天。

“谁是彪子!给我出来!”

刚一进门叶秋就直接踹翻挡在面前的桌子吼道,而店里那几人一看叶秋是来找茬的于是就围了上来。

“靠!尼玛的!~哪来的毛头小子!敢在我们黑豹帮地盘上叫嚣!”

看到自己的确找对了地方叶秋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踹了过去,直接把为首的小混混踹飞了出去。

其余几人一看是来砸场子的,于是连忙抽出随身携带的砍刀劈了上来。

只见叶秋一个侧身闪躲开迎面而来的两把砍刀,随后肩膀一靠宛若千斤之力一般把两个小混混顶翻在地。

随手接住掉落的砍刀,转身砍开身后偷袭而来的匕首,横刀一拍直接把对方扇飞出去。

至此酒店里仅有的几个混混都瘫倒在地了,盛怒之下的叶秋下手可一点都不轻。

”说!彪子在哪?!”

将刀尖杵在地面上,叶秋蹲下身体对着最先被踹倒的混混问道,刀锋距离混混的脸只有一厘米左右晃悠着。

叶秋的一脚可不是那么好受的,现在小混混还觉得自己的肚子就像是被刀绞一般痛苦,再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一厘米的刀刃整个人都不好了。

“彪~彪哥~彪哥刚才出去了!好像!好像是处理一个女人去了!”

看到叶秋轻松利落的把自己几人放倒在地,小混混也知道遇到了狠人了,仅凭现有的人手根本没办法摆平,于是连忙认怂老实交代到。

“要把那个女的带到哪去?!”

“南~城南,是城南的旧工厂里!”

小混混在帮派的地位应该不算太低,所以正巧知道彪子的踪迹,于是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只求早点把这个灾星送走。

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以后叶秋随手扔掉自己手里的砍刀,出门拦了辆出租车就向着城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