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嫡女:王爷哪里逃

月色幽凉,银光倾泻而下,似白霜一般,笼罩了整座玉楼金殿。

庭院之中,侍卫成围合之势,将一身着华衣锦服的女子困在中间,手中棍棒毫不留情地挥下。

女子脸色苍白,满头冷汗,尽管腹下已血涌而出,染红了身下的裙裾,她仍紧咬着牙,尽量把身体蜷缩起来,护住肚子。

孩子……她的孩子……

“娘娘!娘娘!我求求你们,别打了!皇上,皇后娘娘是被冤枉的!奴婢可以用性命起誓,皇后娘娘绝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您的事!娘娘肚子里还怀着小皇子,那是您的孩子啊……二小姐,奴婢求您了,您救救娘娘吧……”

耳边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女子艰难的抬了抬眼皮,看向声源处……

身着宫装的宫女,被一众人押着跪在地上,满脸泪痕,哭得声嘶力竭。

身体的温度随着血液的流失而逐渐降低,她勉力张口,干裂的嘴唇颤抖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好想说:“莹儿,别求他们……”

可是她张口发出的,却是压抑痛苦的闷哼。

舌尖被咬破了,满嘴的血腥味,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仿佛这样就能在那两个人面前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那两个站在台阶之上,冷漠又轻蔑地看着她的人。

意识渐渐离她远去,醒来之时,她已经不在那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取而代之的,是一座荒芜凄凉的院子。

身下是冰冷生硬的石板,门窗被风刮地‘砰砰’作响,桌椅与梁上蛛丝遍布,灰尘四起,满目疮痍。

女子已然明白,华丽宫殿,锦缎罗裳已变成昨日之事。如今的她,不再是东黎国那个母仪天下受人敬仰的皇后,而是与侍卫通奸,亵渎皇室的罪人!

而害她沦落至此的,就是她那个柔弱无害的好妹妹和她坐拥江山的‘好’丈夫!

“哈哈……”女子看了眼自己平坦的腹部,手慢慢握紧成拳,悲怆大笑。

不守妇道,与侍卫通奸?

他甚至都不曾审查,就凭沈茹妍一面之词定了她的罪!

早就该明白的,只不过不愿意去相信而已,不愿意相信那么多年的爱与付出,换来的竟然是他如此绝情的迫害!

他甚至……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放过!那也是……他的孩子……

沈月卿想到那个在她肚子里呆了才四个月就被剥夺了生命的孩子,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压抑悲戚的哭声,仿佛一只绝望的幼兽在悲鸣。

恨意自她眼底疯狂滋长,深入骨血,就连指甲深入了掌心都未曾发觉,鲜血沁了出来。

比起心里千倍万倍的痛,身上的这点痛根本算不得什么。

……

从承恩殿内烧起的大火,蔓延至了冷宫,这里废柴干草众多,燃烧的极为猛烈。

沈月卿就站在院子里,一身粗布麻衣,素白的脸上粉黛未施,却依旧绝美倾城。

她看着周边跳跃的火焰,大笑起来:“烧吧,把这个恶心的地方都烧了!”

五年了,她被囚禁在冷宫整整五年!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能亲眼看到这一幕,也不枉她苟延残喘地活了这么多年……

有火星子溅到了她衣服上,她浑然未觉,甚至主动走入火焰之中。

“阿爹,莹儿,孩子……我来陪你们了。”她脸上带着笑,目光宛若孩童般清澈。

肌肤被灼伤的痛感她似乎感受不到了,视线穿过跃动的火光,她看到了一个人。

那人身着玄衣战甲,手中长剑鲜血淋漓,周身气息仿若地狱修罗,如杀神一般。

突然,他朝她看了过来……

隔着火光,她看不清他的脸,可她却看到了那双眼睛,狭长妖冶,如一柄利剑,仿佛下一瞬就会刺穿她的胸膛!

沈月卿心脏猛地一紧,瞳孔剧烈收缩,呼吸似乎被遏制住,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小姐,小姐!”耳边有人在不厌其烦地喊着,她身体动不了了。

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可那双眼睛却刻印在了她脑海深处,越来越清晰……

“嘶!呼!”

沈月卿猛地吸了一口气,坐了起来,犹如溺水的人被救之后,大口喘/息,额头上冷汗涔涔。

“小姐?您怎么啦?是不是做噩梦了?怎么出这么多汗?”

有人一边和她说话,一边拿帕子给她擦脸。

沈月卿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床梁上的雕花装饰,好半晌没回过神来。

“小姐?你这几天怎么老是走神,是不是没休息好?”

沈月卿慢慢扭过了头,就见莹儿皱着眉头,眸色担忧地看着她。

“莹儿?莹儿……”

莹儿看着她,抬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没发热啊——哎?小姐?!”

她仍在嘟囔,沈月卿却一把抱住了她,眼底浮现了一层水雾,嗓音哽咽:“莹儿,我不是在做梦对不对?你还活着,阿爹也还好好的……”

“小姐,您是不是又梦魇了?”莹儿虽然惊讶,但还是拍了拍她背,安抚道:“您放心,您不是在做梦?您要是不信的话,您就掐莹儿的脸,看看是不是真的。”

沈月卿闻言,当真放开了莹儿,在她脸上掐了掐。

手下的触感,温热真实,她收回手,又在自己脸上用力地掐了一下,很痛!

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这些日子以来,她每晚都会梦到那些画面,鲜血与死亡交织而成的绝望,不断地折磨她,让她痛不欲生。

沈月卿甚至不敢相信,她真的活了过来,而且,还回到了十年前……

一切都还未发生的时候。

“小姐,这下你相信了吧?”莹儿把银盆端了过来,里面盛着温水,“奴婢伺候您洗脸。”

沈月卿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点了点头。

她看了眼银盆,里面倒映了一张素白的小脸,虽然还很稚嫩,但已然可以看出风姿绝美。

这是她十五岁时候的样子……

沈月卿将手伸入水中,水纹荡漾,倒影即刻消散。

她微垂了眉眼,眼中一抹似雾非雾的氤氲之气,让人捉摸不透。

这张脸虽然是十五岁,可是她很清楚,她不是十五岁的沈月卿,不是那个活在别人制造的假象之中的傻子。

老天怜悯她,让她带着记忆重生,不就是为了给她报仇的机会么?

既然如此,前世,那些害她失去骨肉至亲,让她痛不欲生的人,今生她必定会让他们尝到血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