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吧

代理阎王一柱老孤烟_代理阎王一柱老孤烟小说阅读

完本

代理阎王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柱老孤烟 主角:翟南,牧歌儿 标签:都市,奇遇,神仙妖精,妖魔鬼怪,爽文

今天小编带来代理阎王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翟南,牧歌儿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一柱老孤烟,不要以为屌丝没有春天,一个在学校门口收保护费都会被人打的小混混,阴错阳差,当上阴曹地府的最高行政长官——阎罗王。这下热闹了,当阎王、斗天庭,改革阴曹地府制度,带领死鬼们反抗天庭众神的压迫。哮天犬、二郎神、金牛星、巨灵神……纷纷而至,伏羲、女娲、轩辕黄帝这些上古神话人物也出来冒泡。希腊众神、十二大天使长、北欧神话中的人物也卷了进来……最后总结一句话:天上地下我最大……哇哈哈……

代理阎王精彩章节: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成为阎王。

先汗一个,没错,就是《西游记》里那个喊悟空大圣爷爷的大胡子猥琐男。其实我不想当的,但我也没办法,我是被逼的,他们说如果我不当,世界都会因为我而毁灭。没办法,我真的是被胁迫的。

话说,其实我以前是一名金融工作者,主要是吸收社会闲散资金,用作商业投资。我工作的对象主要是市中学的学生,以家庭富裕,身体瘦弱,胆小怕事的四眼男生为主。工作时间是在放学后,工作地点主是学校外的小树林。我是诚心诚意的为他们理财,将他们手中富余的闲钱吸收过来,再流转进社会中,从而进行投资,并且拉动消费。我投资的主要方向,是人力资源,简而言之就是找到一个值得投资而且生活落魄的人,那个人就是我自己。因为我从小就知道,我不是一般人,虽然眼下很落魄,但总有一天会飞黄腾达。到那时,在我身上的投资,就会有百倍、千倍的收益。这一点,我和吕不韦吕大爷想的不谋而合,你投资商业,只要不是卖军火和白粉,最多也就十倍的收益,但是你要是投资人才,那转手就是百倍千倍的收益。

我真的是为了他们好,一片丹心,日月可鉴。可惜很多人把我这一片赤胆忠心,当成了驴肝肺。所以,我经常遭到拒绝,有时甚至遭到殴打和报警这些不公平的对待。

就连我手下的几个优秀员工,也弃我而去了。不过好在我是个执着追求理想的人,对于困难,早已习以为常。所以当我再一次被客户叫来的某厉害同行殴打后,我用一坨曾经沾满鼻涕的餐巾纸堵住流血的鼻孔后,依然挺着腰杆,昂首阔步的走在大街上。

就在今天早上,我的房东以我三个月没交房租为借口,收了我的公司兼住宅——一间城乡结合部的小平房。还把我的家当,几床破被褥,洗脸盆、旧衣服之类的东西,全卖给了收破烂的,算是顶了房租。

所以,到现在,我身上除了三个一块钱的钢镚,就剩下这一身已经一个来月没洗的破T恤、牛仔裤了。

烈日当空,又渴又饿。路过一家小卖部,我掏出裤兜里的钢镚,在手中掂了掂,也许我的浴火重生,就要从这三个钢镚开始……

小卖部的格局,是与别处相同的:都是当街一台大冰柜,柜里预备着冰镇啤酒,可以随时销售……(此处省略若干字,后文请参照鲁迅大师文章《孔乙己》,自行修改至现代版情节。)

我一进店,就见一中年大妈店主抱着一条杂毛哈巴狗,正坐在柜台里看肥皂剧,她见面便开始看着我笑,“你又添伤疤了——”(这段还是属于摘抄《孔乙己》的后遗症)我不回答,反而豪气干云的说道,“老板——来一瓶啤酒,要燕京纯生——”说着将三枚一元的硬币,一字在冰箱上排开。这架势,这气派,当真是大气魄。

中年大妈,盯着三枚钢镚看了许久,才咬牙切齿的道,“燕京8块一瓶——”

我顿时软了下来,“那就拿一瓶3块的——”

中年大妈看也不肯看我,随手从柜台底下抽出一瓶墨绿色的酒瓶,上面满是尘土。

我冷冷一笑,丝毫不以为意的拿起酒瓶,用手擦尽上面的尘土,攥着瓶子,紧紧的攥着瓶子,然后盯着她……盯着她……

那中年大妈让我盯得心里发毛,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买完酒……不走,想……干什么?”

我依然面容冷酷,缓缓的答道,“开瓶器借我用下——”

也不管中年大妈杀人的眼神,我不慌不忙的打开瓶盖,还看了看瓶盖里面,妈的,连“谢谢惠顾”都没有。不过看着中年大妈的样子,我知道我已经占上峰了,于是我轻蔑的扫了她一眼,转身给她一个很酷的侧面,仰头喝了一口啤酒。

“噗——”差点吐出来,还好我涵养够高,硬是忍住强行咽了下去,这是啥怪味道。

我低头看了一眼酒瓶上的商标,靠,只见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哇哈哈。尼玛娃哈哈还出啤酒吗,不对,晕死,是“哇哈哈”。

我转身,看见那中年大妈此刻正眯着眼,冷笑的看着我。顿时,我怒火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伸手就要把啤酒瓶摔在地上。等等,看她这幅气定神闲的模样,莫非有诈。我越想越觉得可能,再一抬头,猛然间才明白。

这中年大妈果然心思恶毒,居然想让我毁了我最后三元钱买了的成果。哼,和我斗,我偏不让你如意。我抬头,狠狠的喝了一大口,转身在大妈惊诧的眼神中,扬长而去。

出门刚走几步,迎面遇见个人,此人是个胖子,穿一身中学校服,还背着个书包,脸上红扑扑的。我停住脚步,冷冷的看着他,“你还有脸来见我?”没错,他就是我手下曾经的四个员工之一,听说他们现在去另外一个学校门口的金融区,改投门派了。

“宅男,”胖子也不管我吃人的眼神,“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我今天见到孙老二要把他的店盘掉,我知道他上次打麻将还欠你二百块钱,所以就过来给你说一声。”说完他转身就走。而此刻,我的眼睛已经湿润了,果然是兄弟,即使被别的公司挖走,也不忘兄弟情谊。

他走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我心中大喜,也许是我的真诚又感动了他。胖子回过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宅男,你真的不适合干这一行,一个二十四岁还在中学门口收保护费,时不时还要挨打的人,能有什么出息……”

我叫翟南,匪号宅男。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名字突然变成了一种生活状态。还是我非常羡慕的一种生活状态,可惜我没有那个资本,我无父无母,是个靠收保护费为生的低等混混。

胖子走后,我的信心跌落到低谷,我坐在马路牙子上,点着了口袋里最后一根软红河,就着软红河大口的喝着“哇哈哈”牌啤酒。这味道又冲又怪,喝下去就不停的打嗝,一股一股的酸水往上涌,仿佛不是在喝啤酒,而是在喝加了大粪的苏打水。

不过这酒有后劲,最后一滴下肚后,我已经二麻二麻的了。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此刻我是恨天无窗,恨地无环啊。我站在马路牙子上,抄起空酒瓶,仰天咆哮道,“孙老二,还我钱来——”

孙老二,本名不详,年龄不详,相貌猥亵,举止轻浮。经营场所、住址:番家园古玩市场,店铺名称:全是假货古董玉器店。

顾名思义,这家伙的店里全是各种仿制古玩玉器,而且都是些做工粗糙的低端货,连傻子都能看出是假的。我在他店里打了快十年麻将,从来没见他开过张,也不知道这货是靠什么活下来的。

至于那二百块钱,也是我打了快十年麻将累计下来赢他的。要说打麻将,他和我比,正印证了某句广告词:没有最烂,只有更烂。

我赤红着双眼,手持“哇哈哈”啤酒瓶,大踏步的走进番家园市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讨债兮不复返。孙老二的店,在市场最里面,某个紧挨着公共厕所的位置。借着酒劲,我走到店铺门口,做人就要对别人狠一点,做混混就更要狠一点,今天我是来收账的,他要是不还钱,我就和他血溅五步。

全是假货古董玉器店门口,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精壮汉子,门口还停着一辆宝马760。没想到买主还挺有来头。这会儿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提着酒瓶就往里冲。

两个西装男,伸手把我拦住,“不好意……”要搁着平时,打死我,我都不敢在这俩彪形大汉面前放肆,但今天不知怎么了,可能是借着酒劲,那人话还没说完,我想都没想就抡起瓶子,一左一右的往两人头上砸去。

瓶子砸在两人头上,没有碎,感觉软绵绵的,再看两人,却已经飞出老远,一个摔到了厕所门口。一个更是夸张,越过宝马车,落在了另一边。

我吃惊的看了看瓶子,没想到喝完酒我居然这么厉害。这哪是啤酒瓶啊,简直是李元霸八百斤的大锤,海淀银枪小霸王赶我差远了。不过没时间深究了,透过贴满各种小广告的玻璃门,我看见穿得比我还邋遢的孙老二此刻正拿着一份类似合同的东西递给一个西装革履,头发用发蜡抹得油光发亮的中年人。

不能让他签,此刻我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以我对孙老二的了解,孙老二铁定不会还钱,哪怕他有钱也不会还我,我要进去先拿够200块钱的货再说。这家伙只要一签字,店里的东西全归那人模狗样的家伙了,我再去拿就是犯法了。

想到这,我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

店里的两人都惊呆了,瞪大眼睛望着我。我也不和他们说话,冲到那中年人面前,一把拽过手中的合同,果不其然,最后落款孙老二的大名已经签上面的了。

我将酒瓶夹在胳肢窝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桌上的笔,在落款处把我的名字写上了。然后我扔下手中的笔,冲着目瞪口呆的两人,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笑看红尘人不老……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